安田裕

【仓昴】城南花开

秋葵_醋昆布:

一个和标题没什么关系的故事


 


————————————————————


 


1.


夜里大仓从梦里突然惊醒过来,站在不知什么时候被风吹开的窗户前,窗外已经恢复了风平浪静,院子的矮墙上,有个人坐在那里,在月光下只留给大仓一个轮廓。于是他从小屋里披着一件长针织衫走出来,打着哈欠走到那个人旁边,伸出手指戳了戳那人的后腰。


“喂,你为什么坐在我家院墙上?”


那人闻声回过头来高高地看着站在身后的大仓,然后又回头望向天上。


“你看今晚的月亮好看吗?”


大仓抬头看去,大风过后的整个夜空干干净净,一丝云也没有,月亮就圆圆的放在天空的中间,甚至因为它太亮的缘故,星星也几乎看不太见。


“好看。”


大仓看着那人的背影这样说道。


 


这大概是大仓第一次见到渋谷本人。


 


 


 


2.


渋谷轻车熟路地当着大仓的面从矮墙翻了进来,轻盈地落在院内地上,懒散地推开旁边一间小屋的门走了进去。


大仓后知后觉,站在院子里对着那间屋子唤道,“渋谷昴。。。先生?”


里面的人唰地拉开窗帘,只是看着大仓“嗯”了一声,然后又回过头自顾自收拾起东西来,“不然你以为我哪来的钥匙?”


大仓笑了。


这是大仓因为养病搬到乡下旧住所的第二天,渋谷昴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乡下这处老房子的房东就是这个名字,大仓只在合同上见过一眼,猜想大概是个字写得很好看的人。他走上前凑近渋谷小屋的窗户,“那你昨天去哪了?”


渋谷放下手里的东西,也走到窗户前,他盯着大仓的眼睛,随即笑开,“我本来都打算走了,但听说你回来了,所以我也回来了。”


大仓只觉得面前这个人有趣的厉害,虽然完全不能明白他所说的这些晦涩难懂的话,但就是觉得他说的话做的事,所有一切都很有意思。


渋谷看着大仓茫然的神情笑得更开。


“晚安,”他这样对说大仓说,“希望你经常回来。”


 


 


 


3.


什么啊,我是来这里养病的,经常回来岂不是要我经常生病吗?


大仓重新躺回床上,回想渋谷关上窗帘前的最后这句话,完全不理解他在说什么,可睡意比起好奇心似乎更重,最后在脑内迷迷糊糊的纠结中睡去。


我明明还只是第一次到这里来呢。


 


 


 


4.


于是前一天本来还以为要独住的大仓就这样多了一个照顾自己的人。他卧在院内的摇椅上捧着一只冒着白气的热茶杯,渋谷就还是坐在矮墙头,面对自己笑着说一些逗乐的话,两条纤细的小腿在那里晃荡不停。


大仓觉得很开心了,对于渋谷全然没有陌生和不适,就好像和他很久以前便相识了。


毕竟渋谷可是一个会在晚上搬着小板凳,对着夜空把天津四和心宿二指给他看的人呢。


 


两个人就这样不咸不淡地差不多过了一周的时间。


然后啊,然后有一天晚上,大仓就跟渋谷表白了。


 


 


 


5.


“我喜欢你。”大仓就这样对渋谷说。


大仓自己并不为此感到突兀,仿佛喜欢渋谷这件事就是与生俱来一般自然,渋谷好像也并不感到惊讶,他仍坐在矮墙上晃着小腿,居高临下地看着大仓,背后是一片夜空。


“为什么喜欢我呀?”


“因为你眼睛里面有星星。”


“为什么我的眼睛里会有星星呀?”


“因为我喜欢你。”


然后渋谷就笑了,笑起来的脸颊上有两个小窝,大仓抬头望着他,觉得这一刻的渋谷可甜了,月光淌在那两个小窝里,就好像盛着满满的两湾蜜。对方伸出手臂从墙头跳下来,凑近大仓轻柔地环住了他的脖子,把脸颊上的蜜糖蹭向大仓的颈窝。大仓此时才觉得渋谷是如此的瘦小,手指覆上后背能感觉到一节一节分明的脊椎,而他小小的一只就在自己怀里,体重轻的不像话。


渋谷双脚落在地上,手臂还挂在大仓身上,他踮着脚尖用额头抵上大仓的额,笑着说,“你一点都没变呢。”不等大仓做出反应便迎上那唇。软软的凉凉的触感在大仓脑内炸开,他伸出舌头与渋谷纠缠在一起,像是要索取对方全部的气息。


 


 


 


6.


“你接吻的时候为什么不闭眼睛啊?”渋谷睁着一双大眼睛问大仓。


“因为想要看你。”


大仓手捧着渋谷的脸,拇指抚过他笑着的脸颊上的小窝,在那里逗留片刻,轻轻用指尖戳了戳。


 


 


 


7.




 


 


 


8.


早晨醒来的大仓回头寻了一圈身边的人儿,突然睁大了眼睛。他看见渋谷赤身裸体背对着自己站在窗边,身后甩着一条细长的尾巴,头上正慢慢长出猫耳。听到大仓起床的动静,渋谷回过头来,浑圆的瞳孔已经变成一条细缝。


“啊,你原来是只猫啊。”


大仓好像对事件本身并不惊讶,倒是对自己的反应有点意外了,怎么太过平淡普通,一点也没有诧异的感觉,就好像被告知了今天早晨的餐点一样随意。


但大仓仔细想了想,对于渋谷是猫妖这件事却好像真的并不意外,早在渋谷从墙头一跃跳进院子的那一天就应该发现的。无论是踮起的脚尖,还是轻过了头的体重;无论是懒洋洋的样子,还是夜里会翻起身来看星星的习性,都应该早能察觉得到的。


 


渋谷没有说话,他就这样一点一点完全褪成了一只黑猫的模样,然后伸出小小的爪子推开窗户,回头看了一眼大仓,跳了出去。


 


 


 


9.


然后渋谷就不见了。 


三天之后的晚上,夜已经深了可大仓还醒着,他披着一件长衣,手心紧攥领襟站在窗前,怀揣着一种奇妙的预感,好像今晚就能看见渋谷。他好像能感觉到渋谷的气息正在离自己越来越近,像是带着一点点的奶气,又有一种花芯蜜糖般的馨香。


突然月亮把一个影子投照在眼前的窗台,大仓抬头去看时,渋谷就坐在矮墙上晃着他的小腿。


他嘴里含着块糖,口齿不清地咕嘟着,“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10.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黑猫修成的妖,和一个人类相爱了。


妖原本是一只俗气至极的妖,见什么便就只是什么,山即是山,水即是水,星星即是星星。但是自从见过那个人类之后,他看什么都不对了,山也向着那人聚拢,水也朝着他奔腾而去,就连星星也似乎唯独只笼罩那一个人。


全世界都在朝他靠拢一般,妖想,那自己大概也不例外了。


于是他来到那个人类面前,幻作人形与他厮守了,二人不顾世俗对他们的眼光,在一所小院里度过百年,直到有一天夜晚,妖在熟睡中梦见了一颗星星的陨落,便跟着参加了一场星星的葬礼。


人类的寿命真的是很短呢,妖坐在屋顶想。


可是妖很不甘心,他的余生还很长,这样的幸福只度过几十年未免太短暂。于是妖就在人类身上施了一个小法术,以二人颈后的痣做联,自己就还在这个小院里,等人类的魂魄轮回人间的时候,就一定会来找他。


谓作缘。


至于可能迎来的代价,妖根本想都没想,对他而言能再次见到那个人类就很满足了吧,代价什么的好像都是无所谓的事了。


 


 


 


11.


这一世可真是投了个好皮相呢,渋谷看着大仓想。


 


两人仅隔着一个窗框,大仓蹙着眉头好像在消化这个故事,微微撅起的嘴角有一颗小小的痣,渋谷盯着它,手扶着窗台,凑前身子咬了上去。


大仓惊了一下,却任由渋谷翻进窗来,将他拉近怀中又是一阵唇齿纠缠。银色的光从天上溢进屋内,带着些暧昧旖旎的意味流淌到整个房间。


对于渋谷讲的这个故事大仓已经不打算再过多体味,他只想大概这一世自己才是那个落入俗套的角色,原本见花是花,见虫是虫的一个人,自矮墙上渋谷回首垂眸的那一时刻起,无需他多开口,自己就已经揽着天地万物朝他拥去。


 


“我可是等了你好久。”渋谷把脸埋在大仓胸前闷闷地说。


 


 


 


12.


故事总是要有个结尾的,之前渋谷讲的故事里,还欠缺着一个结局,关于那份“代价”。


渋谷发现自己不能再变成猫了。


大仓闭着眼睛,呼吸已经均匀,传来几声撒娇的鼻音,大概是陷入了什么好梦。渋谷蜷在他的臂弯里看着自己毫无变化的身体,思考很久然后跟着也安然睡去。


他想可能这就是代价吧,自己被剥夺了无尽的生命。


其实原本还想再多等他几次轮回的,现在大概只剩下这一世能够做陪了,要仔细体会。


 


后悔吗,当然不会。


今年开春直到大仓来之前,院子里的花一共开了192朵,渋谷可是曾经一朵一朵去数过的。一个人坐在矮墙上看星星的感觉有多寂寞,他也是知道的。


反正妖等了这么长时间,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的出现就已经胜过一切了。


 


————————————————————


 


unit中了年下,原本希望的全家桶算是落空


那。。。那留着下次再奶个鸟毛吧


(我。。。我这口奶无限期有效总可以了吧


不过说实话真的想要,毛毛曲然后仓写词,感觉肯定会很特别呀


 

评论

热度(24)

  1. 安田裕秋葵_醋昆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