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田裕

好好

他们俩的诗歌本:

你说未来到底有多吸引人呢,昨晚我有想过。不管是我还是你们,人类每天都对未来向往,比如说我昨晚躺在床上想,以后可以和爱人安家在重庆,听说那里房价不贵舒适度又高,除了夏天很热冬天湿冷,我觉得这些都可以被南滨路午夜后的风所掩盖,周末累了一家人去洪崖洞吃顿火锅,不是鸳鸯锅要全辣的那种。你看未来有那么多种,或许常常和我们想象的不一样,但十六七岁的人脑子里有怎样的未来呢?我也常常在想,直到我看到了这段话,我想明白未来有很多种,但人类尊崇自己向往的方式或许都雷同。若干年后,我们或许与你们渐行渐远,但年少的蓝图可能还在房间的一角偷偷望着你们,纽约的雪是杜撰,冰岛极光却真真切切,我难以想到的原来啊,那些可能都会是真的。


撕夏:



谁拨慢了时间的表




劝少年与岁月赛跑




与你相遇那个转角




原来我们永远年少




-------------------------------




王源看到王俊凯那条微博的时候刚刚窝上床铺,他自己穿着干净柔软的睡衣,那人却在美国东北部凌晨刷街,王源犹豫了很久,他想问问王俊凯,纽约好不好看?纽约的夜晚热不热闹?可在想完之后他终究还是默默把手机摆到了床头柜上。




所有答案其实在照片上都有了,纽约很美,纽约的夜晚依旧川流不息。王源闭上眼睛,脑海里却浮现了王俊凯背对着镜头独自看车水马龙的身影,蓝色的牛仔衣像茫茫宇宙里的漂亮星球,突兀却不落寞,温暖地发着光。




 




王源在之前曾想跟王俊凯开玩笑说凯哥代购吗,结果拍戏太忙光是背台词就已经要了他半条命,最后是在微博上刷到王俊凯回国的机场照才记起来这件事情。




一个完美的梗就这样被错失,王源欲哭无泪。




王俊凯是直接飞过来继续拍戏的,王源那天一推开房门看见他的时候被吓了一跳,“你直接过来拍?”




“不然还能回家睡个觉?”王俊凯正在清行李箱,“听说你想让我代购?”




“又爆我出来!没义气!”王源把帽子甩下来,猛地往床上扑去,结果用力过猛被弹性良好的床垫一下子弹了出去。




王俊凯眼睁睁看着王源哎哟哎哟地掉在了他跟前,小脸痛苦地纠结在一起,终于没忍住笑了起来,“喂王源儿,没见几天,你学了杂耍?低配版蹦蹦床?”




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好像正在慢慢苏醒,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王俊凯从行李箱里抽出一个纸袋塞进他怀里,“喏你的代购,不收你税了。”




王源一脸严肃地慢慢拆开袋子,在里面相继get了饼干糖果小蛋糕巧克力后笑得眉不见眼,“都是给我的啊?”




“是你是你全都是你的。”王俊凯静静地盘腿坐在王源对面,看他饶有兴致地研究那一包包零食,把它们整齐地又再放回去。




 




未必是最好的,但你从来没有拒绝过我。




 




出去拍戏的时候总会有奇奇怪怪的工作人员,王源坐在王俊凯身边打游戏等开拍,等着等着却等来了个挂着员工牌无所事事的场务,凑过来一脸八卦,“哎王俊凯,听说你在纽约就穿了件牛仔衣啊?为什么啊?纽约不冷吗?啊?纽约冷吗?”




王俊凯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僵,他不想回答这些毫无意义的问题,却发现自己不得不往这些摆明了就是陷阱的坑里跳,老半天才在对面热切的目光下憋出了几个字,“纽约冷啊。”




“冷你怎么来来去去就穿一件衣服啊?是助理不给你换衣服吗?”




“牛仔衣不好吗?牛仔衣多酷啊!”王源依旧在低着头打游戏,“再说了王俊凯你那件牛仔衣贵到上天你不穿那你就是败家啊!”




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场务被抢白,不甘心地再逼近了一步,“酷?我看周围的人都穿羽绒服了就他还......”




王俊凯盯着场务那个特意换了卡套的工作证在他染了咖啡渍的T恤前晃来晃去,不会好看的,王俊凯歪着头看,无论什么样的证件配什么样的证件套,晃荡在污渍斑斑的胸前永远不会好看。




很多东西其实都不过徒有其名罢了。




 




王源好像结束了他的游戏,冲着王俊凯扬了扬手机,“我又赢了。”




“行行行你赢你赢。”




“天龙哥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那天龙哥有没有兴趣跟我去对对戏?”




“对戏?等等等等!我还有最后两句词没看好!”王源每每手忙脚乱起来的时候王俊凯就觉得他还没长大,“给天龙哥两分钟设置装备再跟你去打江山!”




“临阵磨枪?”




“不亮也光啊!”王源挑挑眉。




王俊凯知道那个场务还在看着自己,或许是为了面子,或许是为了别的什么,大人的世界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复杂,王俊凯觉得有点不耐烦了。




“只有大人才喜欢穿羽绒服和秋裤啊。”他这么说着,耸了耸肩。




“但我们还是小孩子啊。”王源愉悦地把剧本合上,走过来跟王俊凯勾肩搭背一路嘻嘻哈哈的往前面走去了。




 




从小到大你都和我在一起,陪我长大,带我逃出名为日常的监牢。




 




“你真的觉得牛仔衣很酷吗?”




“我也觉得你很冷。”王源和他排排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远处是一天工作下来正在收拾道具的工作人员,他们两个好像被遗忘在了大人的世界外面,于是可以坐在这里看看秋天的落叶,吹一阵飒爽的风,对着满天落日的红霞并肩说话。




“纽约都下雪了,很难不冷啊。”王俊凯半真半假的吐槽,尔后却又笑笑,“不过挺好看的,下次带你去看。”




“又不是没见过雪......”王源也笑起来,“哪里不能看啊。”




“我在纽约街头看到有人卖艺,跟电影里面的一样,前面放一个帽子然后就可以站在那里拉小提琴了。”




“跟营业执照一样吗?”




“没有帽子应该也可以。”王俊凯点点头,“以后我们去到纽约玩,没钱了也可以干这个,就在前边放一个随便什么东西,然后唱歌。”




“你觉得美利坚人民听得懂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吗?”




“管他听不听得懂呢,再不行我们去那些餐厅咖啡馆去兼职,钢琴你会弹,我找把吉他。”




“反正我不洗盘子.....”王源撇撇嘴,“太油了我一个抓不稳就会摔。”




“那就这么说好了,以后谁不去,谁就裸奔!”




“吓死我了还以为要注销我游戏账号.....”




谁都没有再说话了。




王源想起小时候自己坐在这种公园的长椅上总会两条腿在空气里晃啊晃的,那种够不着地的尴尬感会让他尝试把腿放到椅子上,但那样会被妈妈敲敲额头阻止,于是他又尝试坐前一点好让脚尖可以踮到地上,可那样又很容易滑下去,那时候的王源究竟有多希望长大,现在想起来也会低下头莞尔。




还没想出个万全之策,他就已经遇到了王俊凯,王俊凯霸气地拍拍椅子,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王源再坐上去,却蓦然发现,的确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了。




王俊凯老气横秋地拍拍他的脑袋,“你长大啦王源。”




他已经长大了。




王俊凯让他回神,告诉他他已经长大了。




 




“其实那时候我想问你,你在那边冷不冷,开不开心,好不好,但我后来没有问,我还是觉得,觉得你可以很好。”王源转过头来看着他,眼里有什么东西亮晶晶的,终于鼓足勇气伸手去轻轻拍了拍王俊凯的头,“你那么厉害,一定能够变得很好。”




“我也觉得我很厉害。”王俊凯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棒球帽还戴在他头上,双肩被夕阳的余晖柔和铺满,他的眉眼如此年少,张开一个拥抱,说我们都很好。




 




没有人会知道余生有多长谁会有多难忘。




但我想仍与你一起变老,数着日子一天天变少,最后回到我们相遇的那一年,告诉你这一世我没有将你忘掉。




我们在一起,我们都好好。




 




 
































-----------------------------




今天有人生日啊




这篇送给你   希望你永远都好好




这首歌真的  希望有人剪出来个凯源向




如果看到了  可以at我一下吗


评论

热度(1190)

  1. 安田裕他们俩的诗歌本 转载了此文字
  2. Love_live_laugh撕夏 转载了此文字
    没有询问是最好的因为你在不身边 问了是徒增烦忧 被问了,却依旧解决不了 会更难过因为不在你身边 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