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田裕

牙:

在整理相册
又看到这组图

当时一边笑一边哭一边把手机截图键按得发烫
真的超级烫
我觉得简直要把金属按软了

给不熟悉毛毛
完全不知道THE BLUE HEARTS和THE CRO-MAGNONS的朋友看这组live的时候
她说
你的毛毛
和这位长手长脚的先生好像啊
我说
你也能感觉到呀
她说
嗯 都好像猴子哈哈哈哈
是这样的
张牙舞爪 呲牙咧嘴 可爱的小疯子和大疯子
甲本先生拿出口琴的时候
我的心都变轻了
飘到了肩膀的位置
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棒了
她就问我哭什么
我跟她说
这个人我喜欢
这个人我喜欢
这个人这个人这个人我喜欢
这个人拯救过我
这个人拯救过这个人
这些人出现在我人生中的时候
像地牢里的野草和光线
嘭地一下
我就自由了
她说
你进过地牢吗
我说我没有
她摸摸我脑袋觉得我有毛病
我告诉她这个人以前的乐队叫黄心
所以他们都很黄很黄
她恍然大悟
所以你才这么黄的啊

她说这个主唱先生唱这两首歌 好适合啊
停了一会儿看看我

比毛毛有感染力呢

因为是他的歌嘛
有些东西没有那么强的所属指向
有些东西简直烙进骨血
有些东西被分享给所有人
但你就是会知道
哪一个是送出这份礼物的人
然后无法自拔地爱他

有些地方
不赢是可以的
不用强辩
也不会沮丧
因为在这里这件事不重要
喜欢容易入不敷出
在太乎
就会变坏

但是
她又说
毛毛果然很毛毛啊哈哈 而且他现在看上去特别高兴
我说
嗯 他快高兴死了

他们是朋友了

后来原始艺术家先生们上スバラジ上得无法无天
我一脸痴笑听广播的时候
朋友问我
这么久了你还那么开心
我说我已经没那么开心了啦

情绪一直在衰减
但是半衰期
比照人类的寿命的话
很长 很长 很长

她就打了我
笑得像是很爱我
大概觉得我也能有幸福的时刻
太好了吧

评论

热度(7)

  1. 安田裕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