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田裕

重炀:

大概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赤西仁这个baga在中国有了好多好多的新粉丝。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在百度上搜索赤西仁这个名字的时候,后面总是会更上一个名字,龟梨和也。
那些新粉丝们好奇地点开这个叫赤西仁龟梨和也的关键词,好奇地翻动着。
她们后来知道,原来赤西仁是个baga。
原来赤西仁曾经是一个叫做kat-tun的日本团体的成员。
原来赤西仁和龟梨和也曾经被传说是恋人。
原来赤西仁是个热爱自由的人。
或许应该说,
赤西仁是个活得像自己的人。
或许一些新的粉丝会被老的粉丝科普这个叫做kat-tun的团体,
然后补老档,然后心疼上整整几天。
心上有了裂缝,怎么也不会好。
粉丝们会说。大概是我们替龟梨君流完了眼泪吧。
粉丝们会说,会等他们回来,无限期地。
因为龟梨和也说过kat-tun这艘船还会扬帆起航。


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
想到的是海贼帆。
那时候年少轻狂放旷不羁意气风发。
一走出来就是一股强大的kt专属的气场。
嚣张地什么也不在乎什么也不想。
记得koki说的再不喊出来就会死。
记得赤西君一声海豚音一个回眸一个侧颜让多少人出不来。
记得海贼帆标志一般紫色的服装,
那时候的龟梨君是金发。
那时候的妖精还是妹妹头。
那时候中丸君的beatbox还没有现在那么熟练。
那时候田口君还没有剪短头发。

虽然很多很多的事情都变了不再是当初的样子。
很多很多人和事都在别人的脑海中深深地记忆着。
或许以后我会明白离开或许是最好的结局这样的事实。
但是心里还是很不甘心。
即使明明什么也不能改变了。

评论

热度(39)

  1. 安田裕重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