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田裕

那年盛夏

Sonotin:

2012年10月21日。东京在高温酷暑中苦熬了将近四个月后,终于有了些些转凉的迹象。
“阿嚏!”赤西仁穿着白色短袖T恤捧着冰咖啡站在星巴克门口打了个喷嚏。
“夏天结束了啊!”在这个喷嚏后,赤西仁终于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点凉意,“早只知道这么冷,出门就乖乖穿件长袖了。要是感冒了,把感冒传染给Theia就不好了。”
“笨蛋是不会感冒的。”赤西仁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久违的声音,但是转头一看,身边并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原来是幻听啊…”赤西仁苦笑了下,嘬了嘬杯子里所剩不多的咖啡,走出了星巴克。

赤西仁是喜欢夏天的,不仅仅因为他的生日在夏天,更是因为夏天,有很多跟那个人的回忆。

很久很久之前的夏天,他们一起去了冲绳,一起被整蛊,一起看比基尼美女,一起迎接了紫色的朝霞。
很久很久之前的夏天,他们每周都会一起踢足球打棒球,迎着夕阳奔跑,喘到上气不接下气。
很久很久之前的夏天,下课后他们就会跑到小公园,有时候什么都不做,就是坐在秋千上聊天,聊到忘了时间,直到被家长狠骂一顿后拎回家。
很久很久之前的夏天,他们一起穿着浴衣参加夏日祭,在人散后跑到便利店买了一盒线香花火,两个人一起挥舞着烟花棒跑着圈。
很久很久之前的夏天,他们练完舞坐在事务所门口的台阶上,抬头看到了流星,两个人都默默许了愿,但都没有告诉对方许下了什么愿。
很久很久之前的夏天,他们都还一起憧憬着未来。

很久很久之前的夏天的记忆,就像幻灯片似的,一张张在赤西仁的脑海中放映着,每一张都清晰无比。
赤西仁也觉得有点奇怪,这些记忆明明已经被放到了脑海内的某一处,上了锁的,为什么今天就突然被释放出来呢?不过是打了个喷嚏而已。
记忆的倒带让赤西仁突然萌生了灵感。

「アノナツ」
夏が来たとはしゃいでたのもつかの间
喧闹着盛夏的来到
また少し肌寒いいつの间にか
转眼却转凉
思いかえす日差しとビキニ
回忆起阳光与比基尼
デジタルカメラに残るあの日々
留在相机里的日子
踊る思い出SlowにFlashback
记忆喷涌而出 慢放闪现
时间巻き戻す 记忆よみがえる
倒带时间 记忆复苏
楽しかった夏があった
曾经令人愉悦的夏天
雪はまだ少し冷たすぎて
雪仍有些过冷
例えばビーチへ向かう
比如开往海滩
ギュウギュウの小さな軽自动车
呜呜响的小轿车
くだらない话で盛り上がる
话题无聊却很嗨
揺れる车内真夏の夕日走者
摇晃的车内 盛夏夕阳下的跑垒者
见た目は违う昔とは
乍看已今非昔比
けど変わらない何かがそこにある
但还是仍有未变的东西
ずっとある胸にある
一直存在着 一直都存在于心中
それぞれに大切に刻み込んである
各自珍藏于心
小さい顷公园で游んだ
幼时在公园游玩
家に帰るのを泣いて嫌がった
哭着不愿回家
する事もないくせにただ集まった
无事也常聚在一起
夜遅くまで语り合った
谈心至夜深
星空を见上げて强く愿った
望着星空许下心愿
恋の结末を知りただ泣いた
得知恋情的结局 一个劲地哭泣
夏の终わり切なくなった
夏末真是悲伤
アノナツのボクらは
那年盛夏的我们
未来のボクらへと
对未来的我们
素敌を诘めた胸に
心怀憧憬
键をかけた
并将其锁在心中
愿うたび见ていた
每次许愿都能看到
あの星は今も
那颗星星如今也
何か言いたげに光って
欲言又止地闪烁着
照らしていく My Way
照亮着我的路
季节の终わり感じるこの思い
季末感受到的思念
仆はいつも通り少し现実逃避
我一如既往地有点逃避现实
夜コンビニ売れ残る花火
夜晚的便利店滞销的烟花
立ち止まり时间舞い戻る
重返停滞的时间
日も暮れ轮になり线香花火
夕阳下将线香花火挥舞成圈
君は隣で美しい絵となり
你在我身边 美成一幅画
また君に心揺れてる
我再次为你心动
なぜか鼓动の音が闻こえる
不知为何听到了鼓动的声音
来年の今顷もこうしてたいよ
明年今日也想如此
またここでみんなで笑いたいよ
想在这儿 一起微笑
仆らを热く照らした太阳
照耀着我们的太阳
人は人へとすべてに爱を
人与人之间传递着爱
いつか星が流れたらと言えるようにしてた
我做好了再次遇见流星时便说出口的准备
あの愿いはいつまでもこの胸にあるよ
那个心愿我一直深藏于心
あの夏を永远に忘れないよう
那年盛夏我永远不会忘记
夜风花火波音が切なく
夜风烟花浪声悲伤
胸騒ぐ上がる楽园が広がる
动心声响乐园
街砂浜山川响く声
城镇沙滨山川回响声
家族友达恋人笑い声
家族朋友恋人笑声
泣くほど笑い転げてた涙
如哭泣般笑到流泪
忘れないあの夏に流した汗は
无法忘却的那年盛夏挥洒的汗水
仆らの永远の宝物
是我们永远的珍宝
あの夏からの赠り物
是那年盛夏赠予的礼物

赤西仁写完后放下笔伸了个懒腰,睡在婴儿房的Theia突然哭了起来。赤西仁赶紧跑去哄,哄了近一个小时才哄好了。
“这动不动就哭的性格也不知道是遗传谁的。”赤西仁有些疲惫,回到书房,看了眼之前写的歌词,又重新提起笔,将歌词最后写得特别淡的「To Kazu」重重地划掉了。

评论

热度(10)

  1. 安田裕Sonoti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