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田裕

【丸昴】世末歌者

前发宝宝的多眼皮:




巷子的拐角处,不管阴雨大雪,总是站着一个长头发的小个子,抱着吉他,唱着歌,时而撕心裂肺,时而温柔婉转。



有人向他的吉他盒子里面扔上几枚硬币,他颌首微微点头表示感谢,有人对他嗤之以鼻甚至破口大骂,他放着空不予理睬,有人向他递名片说要帮他出唱片,他看也不看就拒绝,还偶尔有喝醉的酒鬼路过,看到他瘦小的身板细细的腿忍不住摸上一把,结果被他随手扬起的砖头砸的头破血流。



从他们的眼睛里,涉谷看到了纯真怜悯鄙视欲望和贪婪,他知道,人来人往,没有一个人能像丸山一样,听得懂他的歌。



因为,丸山看向他的时候,眼中只有一个小小的他,张嘴大笑的他,脾气暴躁的他,任性撒娇的他,难过流泪的他。



丸山的眼里,满满的,都是他。



在世界末日谣言盛起的那一年,丸山圈着抱着吉他写写画画的涉谷问他世界末日可怎么办,涉谷放下笔拨了拨过长的刘海好笑的反问他,丸山还真认真的想了好久,最后严肃的抿着嘴小酒窝都抿出来了一本正经的说,“只要有Subaru和你的歌,我就一定能活下去的!”



涉谷一向抵挡不住丸山的甜言蜜语,放下吉他就投怀送抱了,他们抱在一起滚在地毯上,涉谷张嘴去咬丸山的锁骨,丸山诶了半天红着脸不断重复着我说真的呢你严肃点,过了一会也闭了嘴,客厅中只剩下两人急促的喘息声。



丸山说,小涉你叫起来,跟你的歌一样好听。



丸山离开那天,红着眼圈说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涉谷没有哭,梗着脖子哼哼着谁信你。



后来,他就在巷子拐角处唱歌,他想,如果丸山回来了,他可以一眼就看到他,然后等着他拍着胸脯说你看我说我肯定会回来。



从樱花漫舞到大雪纷飞,从细雨绵绵到红枫蔓延,涉谷唱啊唱啊。



路过的带着小黄帽的小姑娘好奇的看向他,脸蛋红红的,抿嘴抿出俩小酒窝,他看着小姑娘可爱,瞪眼呲牙想冲她笑笑,却把人家吓哭,转身就跑。



涉谷委屈死了,渐渐红了眼圈。



他依然不停的唱着,可是他知道,听得懂他的歌的人再也不回来了。



评论

热度(12)

  1. 安田裕兔耳发带的多眼皮 转载了此文字